政党协商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首要地位论析

发布时间:2015-12-25   点击率:974
    摘  要: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缘起、功能、发展等诸多层面上,政党协商都居于协商的首要地位, 既有利于政党和谐与政局稳固,又是多党合作的核心,为健全完善其它形式的协商积累经验、提供借鉴,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根基。鉴于此,本文从政党协商的内涵、政党协商与其它协商的差异分析,以及它的自身优势等方面对政党协商的首要地位进行论述。
    关键词:政党协商  内涵  差异  优势
    在2015年2月,中共中央下发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中,首次明确政党协商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中的首要地位。无论从协商民主的缘起、功能、发展来看,还是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这两大制度层面上看,政党协商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既有利于政党和谐与政局稳固,是多党合作的核心,同时也为健全完善其它形式的协商提供好的经验,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基础,是开展协商民主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政党协商的内涵
    (一)政党协商的概念
    目前,政党协商的概念尚未在相关文件中作出明确的规定,其概念可以从政党协商的多重属性这一角度来界定。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完善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认真听取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意见”的要求,体现出统一战线是政党协商的基本属性,是研究政党协商内涵的提前。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都是统战成员,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本身也是新世纪新阶段统一战线的制度载体。由此,政党协商的概念可以归纳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基本框架下,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事务在决策前和决策执行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遵循平等、理性、真诚的原则,主要围绕各级有关重要文件及重大人事安排,宪法及重要地方性法规的制定、修改建议,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的重大问题等方面直接进行的协商,最大限度地达成共识,以进入科学决策为目的,更好地服务于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
    (二)政党协商的构成要素
    1、协商主体

    从哲学角度上讲,主体是实践活动和认识活动的承担者,在观念上掌握和反映客体。所谓政党协商的主体是政党协商的参与者, 指由谁来提请协商和应邀参加协商的双方,是构成政党协商的基本要素。只有明确协商主体的角色定位,才能更好地发挥协商职责和义务。其主体从协商运行方式角度分为以下三种:一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与参政的八个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的协商,是政党协商最重要的方面,属于高层协商和精英协商;二是党派成员个体之间的协商,其目的是在本党派达成协商共识,逐级进入领导视野,为纳入决策作准备;三是中共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与民主党派集体之间,以及共产党集体与民主党派成员个体之间的协商。
    2、协商客体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主体和客体之间主要是实践关系和认识关系,客体是主体实践活动和认识活动指向的对象。而政党协商客体就是指协商的问题和内容,具体包括:一是中国共产党全国和地方各级代表大会、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的有关重要文件;二是宪法的修改建议,有关重要法律和地方性法规的制定、修改建议;三是人大常委会、政府、政协领导班子成员和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建议人选;四是关系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的重大问题,以及民主党派重要调研课题等。
    3、协商方式
    政党协商方式是协商主体以什么形式如何开展协商,主要形式有会议协商、约谈协商、书面协商等形式,具体包括政府报告协商会、专题协商座谈会、人事协商座谈会、调研协商座谈会、小范围谈心会、中共中央负责同志与民主党派中央负责同志围绕通报重要情况及共同关心的问题需要沟通开展的约谈协商、中共中央征求民主党派中央的意见建议开展的书面协商、民主党派中央或负责人每年以调研报告、建议等形式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意见和建议等。
    4、协商结果
    政党协商结果是开展协商后达到的目标,协商参与者通过合理恰当的行为路径最大限度达成的理性共识,避免漫无目的、无休止的清谈,协商结果及采纳情况要及时追踪反馈,以进入科学决策为最终目的。
    二、政党协商与其它协商的差异分析
    目前,协商民主主要有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社会组织协商七种协商形式。《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中首次将政党协商摆在了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首位。其中政党协商与其它形式的协商都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不可或缺的协商形式,既有本质上的共同点,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一)协商主体不同
    政党协商主要侧重于执政党与参政党之间的党际协商,其主体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人大协商主体是各级人大代表。政府协商坚持社会公众广泛参与,突出广泛性与针对性,重点加强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工商联、涉及特定群体利益的相关人民团体、社会组织以及群众代表等主体的沟通协商,主要体现是政府与社会、政府与人民为主体的协商。政协协商主要侧重于界别协商,主体是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少数民族和社会各界的代表人士。人民团体协商主体指具有政治性、群众性、组织性和统一战线功能的社会团体和群众团体,也包括新兴社会群体。参与基层协商的主体主要是城市社区居民、企业职工、农村村民等。
    (二)协商内容不同
    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内容都是以政治协商为主,重点协商国家治理的大政方针,政党协商内容(协商客体)在上文已提及,而政协协商的内容还包括其内部的重要事务,主要包括国家和地方的大政方针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各党派参加人民政协工作的共同性事务,政协内部的重要事务,以及有关爱国统一战线的其他重要问题等。而政府协商侧重于具体政策制定与执行阶段,是把政党协商中有关的政治纲领具体化,也是对政协协商所提出的经济社会问题形成一种回应,成为沟通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间的桥梁和纽带,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其协商内容是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政府探索制定并公布协商目录的事项,需要专家咨询论证的专业事项,涉及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重大公共利益或重大民生。人大协商民主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理论为依托,蕴含在这一制度的实践之中,协商内容主要包括立法计划与监督计划,重要法规草案内容中分歧较大、争议比较集中的重要条款,监督工作中的重大问题以及与广大群众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领域和问题等。人民团体协商内容是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特别是事关特定群体权益保障的一些问题,把联系服务新兴社会群体也纳入协商范围。基层协商内容主要是人民群众需要解决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具体指本地城乡规划、工程项目、征地拆迁以及群众反映强烈的民生问题等,跨行政村或跨社区的重要决策事项,在行政村、及社区中无法解决或存在较大争议的问题或事项,企事业单位调整和规范劳动关系等重要决策事项。
    (三)协商形式不同
    政党协商的多种形式在上文已提及,值得强调的是以我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依托,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政治协商是政党协商最重要的形式;二是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在人民政协进行的协商,表现为“界别协商”,而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这一协商形式定义为“政协协商”。此外,政协协商的形式还包括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和专题协商会,也可以更加灵活、更为经常地开展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探索网络议政、远程协商等新形式,建立提案交办、办理、督办提案协商机制。人大协商形式包括听证会、网议互动、专家论证会、民主恳谈会、公民旁听、公民座谈会等。政府协商主要归纳为规则型协商、决策型协商、事务型协商和政府预算协商四种方式,采取公开征集立法项目建议或法律法规草案稿、书面征求意见、立法调研、论证会、座谈会、列席和旁听、立法听证、公布法律草案、听证会、基层政治民主恳谈会、网络咨询等形式。人民团体协商主要通过民主沟通会、谈心会、座谈会、民主理财会、民主议事会等协商形式,加强与所属界别群众的联系与沟通。基层协商主要包括村(居)民会议、村(居)民代表会、村(居)民议事会、村(居)民理事会、恳谈会、各级企事业单位职工代表大会等形式。
    三、政党协商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运行中的优势
    政党协商不仅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的主要形式,还是统一战线的重要实践形式,具有独特的政治优势、制度优势和人才优势,在协商民主中充分发挥着吸纳精英、决策咨询、政治参与、利益表达、社会整合等多重功能。
    (一)政党协商具有促进政党关系和谐的政治优势
    目前,我国参政党的规模大小各不相同,相对中共而言,拥有的社会政治资源各不相同,政治影响力也存在着强弱不均的情况,只有通过有效地政党协商才能真正实现平等协商对话,对于一些重大问题和重要决定,采取协商的方式交流不同意见,让民主党派把收集到的信息有效表达出来,理性、平等地看待问题和讨论问题,避免或减少因观点不同、利益差异造成的矛盾,最大限度地达成共识,从而推进政治的民主化,促进决策的科学化。
    (二)政党协商具有坚实的制度优势
    政党协商与我国的多党合作制度,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密切相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1993年全国人大八届一次会议将这一政治制度写入国家宪法。几十年的实践证明,这一制度是适合我国国情的,植根于我国土壤,从理论的奠定、格局的形成、方针的确立,到上升为国家意志,直至制度、规范、程序的完善,都体现了中国特色,是世界上任何政党制度不能比拟的。政党协商的大部分内容是依据中共中央[2005]5号文件提出的政治协商的具体内容,把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要问题、重要文件、重要法律法规、重要人士安排等作为协商重点,与此同时,政党协商内容在不同历史阶段,从中央到地方不同层级也会有不同的主题和侧重点。
    (三)政党协商具有得天独厚的组织优势
    在政党协商中,执政党和参政党都有各自的行动纲领和组织章程。特别是各民主党派在参与协商中都有强烈的政党意识和规范的组织体系,拥有众多各行各业具有专业特长的成员队伍,广泛联系不同阶层各自特色的利益群体,具有超越不同区域、民族、阶层利益的优势,能够以更高的站位、独特的视角,客观地反映各类群体的利益诉求。虽然,各民主党派不具备最后决策的掌控权,但却承担着参与决策协商、权力监督、献计献策等涉及重要政策制定及政权运作的主要责任,具有得天独厚的组织优势和人才优势,是任何一种协商无法取代的高层协商和精英协商。自协商民主诞生之日起,就有了政党协商,中共与各民主党派积累了多年的协商经验和丰富的协商技巧,国家关于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方面先后出台了1989年14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2005年5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这既是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多党合作中必须坚持的重要政治准则,同时也是政党协商过程中应遵的法理依据和行动纲领。由此可见,政党协商的组织行为、功能特点、动作程序和实践经验等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具有其它协商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
    参考文献:
    [1]《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2015.2.
    [2]宋俭.关于政党协商若干理论问题的思考.中国政协理论研究,2015年第1期.
    [3] 梁细弟.参政党参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机制初探.河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4.4.
    [4]刘俊杰.当代中国党际协商民主的要素、特性及功能.云南行政学院学报,2011.4.
    [5]童庆平.当代中国政党协商民主要素论析. 学习与实践 ,2007 年 第 8 期.
    (作者:长春市社会主义学副研究员)
下一主题:2018年第1期 上一主题:认真贯彻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精神 努力提高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水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5 www.shoddyrepair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万博